Sunday, November 20, 2005

旧调。

经历了两个冬天了。生活突然失去了剩下的最后一点激情。我乔装了一把。穿了件新衣裳,在网络里招摇。让我再一次表达对msn space的躲闪不及吧。原谅我现在是如此的婆婆妈妈。终于那个让我意乱心烦的小黄花没有了。
每年冬天都是我的低潮,继而迎接网络的高潮。一阵子的时候是把msn上所有的陌生人都删除,只剩下些同学,把实验报告发来发去。并且信任他们。信任女的她 们。一直到毕业前夕,听说了件让我很恶心的事,blog变成了一些人8挂的依据。所以现在想删了它,跟大部队都脱离。脱离。
===========
估计刚才被人认定是一个疯子了。应该没有错,就是他。竟然都还记得他的名字。可是他已经不认得18了。算了。看他现在的样子是变化不小。给18发短信,还 好,18还有点良心,18都记得他叫chris。因为要不是没有他,我也不能跟18认识,更不能还兜出后来好多事儿。不过叫chris的人多了去了。内个 我印象中的人,他内时候还没有买车,后来买了车还好像出过一次小事故。那会儿还用过skype。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有联系了。问他半天。他什么都记不得 了。那算了。我也当做忘记好了。如果不是电脑重装了。。我还有他给我传过的照片儿。不过一定被丫认做大花痴了!我对男人还没有到那种地步。。。= 《 且说我也是有主的人了。
小插曲一下。
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18见着一次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